距离第82届中国国际医药原料药/中间体/包装/设备交易会开幕还剩:

市场合作 

会议咨询 

 

王    源 010 - 84556792

张馨心 010 - 84556542

 

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1-3号平安国际金融中心B座15层

COOPERATION EXHIBITION

合作展会 /

版权所有 © 国药励展展览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0605075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新闻中心

知己知彼:几张图带你全面了解日本的制药行业

来源:
药事纵横
2018/03/06 10:42
【摘要】:
日本药品市场概况日本是全球第三大药品市场,市场规模仅次于中国和美国,2015年药品总销售额为783亿美元(IMS)。在2012年以前,日本一直是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制药工业基础非常雄厚。日本与中国一样有很多制药企业,有的企业在过去二十年里高速发展成为世界知名药企,也有的药企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死亡或被收购。全球主要国家药品市场(IMS,2015)尽管日本经历了“再评价”,但日本仍是仿制药使用率最低的国

日本药品市场概况

日本是全球第三大药品市场,市场规模仅次于中国和美国,2015年药品总销售额为783亿美元(IMS)。在2012年以前,日本一直是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制药工业基础非常雄厚。日本与中国一样有很多制药企业,有的企业在过去二十年里高速发展成为世界知名药企,也有的药企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死亡或被收购。

全球主要国家药品市场(IMS,2015)

尽管日本经历了“再评价”,但日本仍是仿制药使用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仿制药的处方量长期不足总处方量的60%,而2010年以前只有40%以下。因为日本在2010年以前二十年里“不接受”仿制药,创新型药企因此获得了高速发展的契机。日本本土制药巨头大多是玩“ME TOO”新药起家,而且有的企业只靠一两个畅销品种就迅速成长为世界前五十强药企,但在2000年以后,FDA收紧了ME TOO的审批尺度,日本药企的发展道路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阻碍。

日本仿制药处方量占比(%)

来源:日本仿制药协会、华创证券

日本药品市场销售额排名

抓住机遇的日本制药巨头,在过去的20年里已经实现了全球化,他们的销售额大部分来自于海外销售。尽管如此,日本仍是全球第三大药品市场,也是第二大创新药市场,日本药企仍然具有很高的依赖度,尤其是国际化能力稍差一些的药企。

因很多欧美跨国药企,在日本的营销方式都是找日本本土药企代销,因此挤进日本销售额前十名的非本土药企只有辉瑞、吉里德和默沙东。2016财年(2016年4月-2017年3月),日本国内销售额最高的企业依次是第一三共、武田、安斯泰来、辉瑞和吉里德。

日本市场销售额排名(2016)【1-2】

日本药企总销售额排名

武田是日本实力最雄厚的药企,尽管武田的历史可追溯到200多年前,但武田真正的发家之路是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的。2005年至今,武田一直在日本制药企业排行榜里独霸头名,在2011年-2012年,武田的销售额一度接近全球前十,分别为15100和15570亿日元,按当年平均汇率计算折合190亿和195亿美元。但随着日元贬值,武田的世界排名开始下滑。因为畅销药兰索拉唑、泮托拉唑、坎地沙坦专利的陆续到期以及吡格列酮的致癌风波,武田的销售额并没有再像2012年以前那样高速增长,2016年出现了下滑。2016年武田世界排名18,折合美元销售额约160亿美元。

除武田之外,安斯泰来、第一三共、大冢制药和卫材也都是日本第一梯队的药企。尽管他们都是销售额排名进过全球前三十的药企,但是这些药企比武田“更为年轻”——发家史更短,抵抗专利悬崖风险的能力也更弱。上世纪90年代以后,安斯泰来通过一系列的明星药品迅速崛起,其明星产品包括坦洛新、他克莫司、索利那新和米卡芬净等;第一三共则依靠左氧氟沙星、奥美沙坦和普拉格雷,大冢制药为阿立哌唑,卫材为多奈哌齐和雷贝拉唑……随着这些“摇钱树”的专利到期,这些药企的扩张之路也进入了瓶颈。

日本第二梯队的药企包括麒麟、中外、田边三菱和住友等,这几个企业世界排名一度进入世界前50名。中外制药被罗氏控股,生物制品研发管线非常强大,尤其是单抗领域。麒麟的特长也是生物制品,研发管线中多个单抗药物已经进入收获阶段,而田边三菱拥有明星产品卡格列净,住友有美罗培南……第三梯队的日本药企,2016年销售额在10亿美元-30亿美元之间。这一梯队的很多药企研发实力也都比较强,盐野义的抗病毒、小野的PD-1单抗、参天的眼科用药、久光的透皮贴剂,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

很多日本药企,尤其是第二、第三梯队,他们都具有一个相似的特征,他们大多都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后通过研发ME TOO产品“起家”,靠一个或几个新药产品迅速“发家致富”,短短十年间就走向了世界前五十强。但随着FDA对ME TOO产品的审批收紧和“摇钱树”的专利到期,他们的销售额和利润开始下滑。因此相比辉瑞、诺华等传统制药巨头,日本的药企大多是“后起之秀”,抵抗专利悬崖风险能力较差。

尽管日本第二、第三梯队的药企尽管销售额无法跟第一梯队相提并论,但他们中的很多企业也拥有明星产品,因为全球化能力有限,他们的产品的全球权益大多授权给了欧美制药巨头,因此他们的销售额不高,但利润很高。在“摇钱树”枝繁叶茂的几年里,他们可赚下很多钱,然后通过在全球范围内兼并或收购,实力得到迅速扩张。

尽管如何突破“瓶颈”是日本制药巨头们首要思考的问题,但也有一些中小药企正在沿袭着他们的道路向前发展。在未来几年即将“爆发”的日本药企是盐野义和小野,而让他们进入世界50强的“摇钱树”分别为感冒药Xofluza和PD-1单抗Opdivo。

日本上市药企销售额排名(2016)【1-2】

不要迷恋日本汉方,那只是个传说

除了西药,日本还有汉方。其实日本汉方并没有国人心目中想象的那样畅销,日本最大的汉方企业是津村药业(Tsumura),产量约占日本汉方药的70%【3】,年销售额10亿美元左右,在日本上市药企销售额排名里名列25。这是日本唯一一家专注汉方的上市公司,根据津村2016年财报的描述,津村汉方产品几乎占到日本国内汉方产品总销售额的80%【4】。

除了津村,日本汉方市场占有率最大的企业是Kracia,其次是小林和乐敦(Rohto)制药。Kracia是非上市企业,营业范围包括化妆品、食品和汉方OTC。2010年,Kracia约占有汉方OTC市场的30%份额,2016年集团总销售额为914.5亿日元(合8.45亿美元),汉方所占比例未知。小林和乐敦分别占有10%左右的汉方OTC市场份额,其中小林制药的汉方产品在2016年的销售总额为110亿日元(约合1.02亿美元)【5】,而乐敦制药的内服药在2016年的销售总额才172亿日元(约合1.60亿美元),汉方所占比例未知。

2010年OTC汉方药市场份额情况

数据来源:野村综合研究所、华创证券

根据以上数据推算,日本的汉方市场规模约15-20亿美元,大约只有我国中药市场规模的1/30到1/20,不但如此,根据津村2016年财报的描述,津村所使用的原材料80%来自中国,15%来自日本,5%来自老挝及其他国家【4】,因此“日本汉方占国际中药市场的90%”只是一种“传说”,真正占90%的可能是中国。

日本药企研发投入

日本的很多药企都是靠创新药起家,而且面临着“摇钱树”专利悬崖的危机,因此日本在全球范围内,研发投入比例基本是最高的,武田、第一三共和安斯泰来的研发投入比例都在20%左右。武田在2012年的研发投入达41亿美元,尽管这几年有一定幅度的缩水,2016年也维持在29亿美元。也许41亿美元的研发投入在制药巨头榜单里并不算最高的,但相比之下,2012年苹果公司的研发投入才34亿美元。

2016年研发投入最高的日本药企依次是武田、第一三共、安斯泰来、大冢、卫材,分别为28.5亿美元、19.6亿美元、19.0亿美元、15.4亿美元和10.3亿美元,他们的研发投入排名与销售额排名基本相符。研发投入排名相对销售额排名偏高的企业包括帝人、小野,研发投入排名相对销售额排名偏低的企业包括大正和乐敦制药。

日本药企研发投入排名(2016)

高投入自有高产出,日本药企的研发效率也是非常高的,日本研发上市的新药数量仅次于美国,尤其是近二十年来日本的新药研发势头非常强劲。很多明星产品都是日本人开发的,比如降压药奥美沙坦、坎地沙坦、阿齐沙坦,降脂药洛伐他汀,抗胃酸药兰索拉唑、雷贝拉唑、泮托拉唑,神经系统用药多奈哌齐、阿立哌唑,泌尿系统用药坦洛新,索利那新等等。近年来日本的药企研发思路从Mee Too 向First in class转变,很多知名的靶点的开发都走在世界最前沿,如PD-1,SGLT2、DPP-4、胰岛素受体单抗、Factor VIII 取代物(获批产品Hemlibra)等等。

日本药企带给我们的启示

近年来,中国药企的发展道路与日本非常相似,我们的行业现状非常相似20-25年前的日本,因此研究日本的制药行业现状可以预示我国医药行业未来10-20年的变化。在过去的20年里,日本大量的制药企业被兼并或死亡,这也是我国制药企业在未来几年里所要经历的,活下来的日本药企基本都是研发实力很强的公司,中国的药企想要做大做强也必须押宝于研发。对于一些中型药企(日本排名10名以后),也许他们的新药研发实力并不强,但是他们的技术平台可以独挡一面,因此他们活了下来并做出了名气,比如参天制药的滴眼液,久光制药的透皮贴等等,这些药企也无不值得我们去效仿、学习。

纵观日本的药企,几乎没有靠仿制药做到世界前50强的,也基本没有大型药企完全放弃仿制药或者授权代卖的。即便是专注于某个治疗领域的中型企业,如参天制药,他们也在代卖Cosopt和Eylea等品种。日本制药公司的这种多元化发展策略非常值得我们借鉴,尤其是高速发展的中小企业。如果我们完全放弃了仿制药和代卖,我们的销售管线就如同一条高速公路跑一辆车,即便是拥有再牛X的产品,销售运营成本都是企业的一大问题。

总而言之,日本企业的成功道路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也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知己知彼,百战不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