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  首页  >  展会新闻

展会新闻

      一直以来部分癌症患者都需要依靠“肿瘤靶向药”以及某些创新药品来延续生命。这些药品虽然疗效好但是价格高而且不能报销,患者不得不自费使用,承担极大的经济压力。所以,这些药品能否有朝一日被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牵动众多患者的心。

  今年2月底,伴随着2017年版国家药品目录的公布,人社部同时提出了44个拟谈判药品。经过与制药企业的协商谈判,共有36个药品最终谈判成功,被纳入医保目录乙类范围。今天,人社部正式对外公布了这些谈判成功的药品,其中包括大量患者热切期盼的肿瘤靶向药,以及治疗心血管病、血友病等重大疾病的药品。与2016年的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后这些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降幅达到70%。对于患者来说,今后这些“天价药”不仅变得便宜很多,更大的意义是可以使用医保报销了。

  安徽芜湖的刘阿姨,自从前年患上了重度抑郁障碍,一直需要服用一种俗称“赛乐特”的药品。这种不在医保报销范围的药,每月吃6盒,每盒152元,一年药费就要上万。

  对于需要靠“肿瘤靶向药”来延续生命的癌症患者来说,要面对的费用又何止上万。例如局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特罗凯,吃一个月就要上万。不吃药不行,吃药几乎等于用钱买命。面对天价负担,不少人选择放弃。

  河南省中医院主管药师焦俊杰表示:“现在有一些新药效果也不错、价格高。它可能没在目录,很多是自费的,用起来负担比较大。像靶向的抗肿瘤药都不在医保。”

  这些患者的命运很快将被改写。今年2月,伴随着2017年版国家药品目录的公布,人社部同时提出了44个拟谈判药品,都是疗效好、价格贵、专利独家药品。

  经过一番与药企的协商谈判,最终有36个药品成功纳入医保药品目录乙类范围,今后将统一执行谈判确定的医保支付标准。这包括15个肿瘤治疗药物,覆盖肺癌、乳腺癌、淋巴癌、骨髓瘤等多种癌症,曲妥珠单抗、利妥昔单抗等多个病人迫切需求的肿瘤靶向药均被囊括其中。此外,还有治疗心血管、糖尿病等重大疾病或慢性病药物,以及治疗血友病等罕见病的用药。

  一直以来,医保基金承受力与患者需求之间,始终存在一道药品价格的壁垒。如何打通道路?引入药品目录准入谈判是一项全新的尝试。说白了,就是医保经办机构代表参保人去“团购”,利用购买量的优势,与药品企业通过协商谈判的方式降低价格。“用有限的钱,买到性价比最高的药”,在保障患者用药的同时,更是保证医保基金平稳运行的合理手段。

  与2016年的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后这些药品的平均价格降幅达到44%,最高的降幅达到70%。以治疗乳腺癌的曲妥珠单抗、也就是俗称的赫赛汀为例,此前单只药市价就能卖到2万左右,患者一年此一项负担就超过13万。谈判后纳入医保目录,单只售价降到7600元。参保患者按照各地不同报销政策,最低自付比例在2成左右,约1500元。患者负担大幅度降低。

  浙江大学教授、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何文炯表示:“疑难杂症,重病人需要用特殊药。这种药往往用的人少、价格贵,如果做谈判我们就有机会可以跟药商商量,病人想吃的药将来就有可能吃到。”

  具体如何与药企完成谈判协商,让“天价药”的价格降下来呢?医保方的预期支付标准由两组专家分别从药物经济性和医保基金的承受能力两方面评估测算。

  药企方面,则有两次机会提出报价。买卖双方对价格和医疗保险用药方案达成共识,签订协议后,相应的药品就进入了医保目录中。

  对于药企来说,虽然谈判降低了价格,但是纳入医保目录,使用量就有了保证。“以价换量”也是不错的选择。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灵认为:“通过谈判打包的方式,批量采购使得药价下降。比如单买2万一盒,成批量就有优势,薄利多销,药厂就会以优惠价格供应。”

       药价谈判结果如下:

注:1、统计数据来源于华泰医药代雯团队;2、考虑到各地实际采购价格或与招标价格不一,因此实际降价幅度或与计算值略有出入。

       从整体情况来看,次轮国家药价谈判的效力已经明确显现。罗氏的曲妥珠单抗(赫赛汀)、贝伐珠单抗(安维汀)占据了降价的榜首。2016年,赫赛汀与安维汀全球合计销售近140亿美元,占据了罗氏制药肿瘤药物收入的半壁江山。但目前各大药企都在研发的生物类似物对其来说是不小威胁,在国内如复宏汉霖等公司在赫赛汀的生物类似物研发上也都已有进展。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上一轮卫计委主导的药价谈判中,赫赛汀也曾是入围品种,但最终未取得理想成果。
 

       紧随其后的则是新基药业的来那度胺胶囊。近一年来,来那度胺胶囊的最低中标价也高达46170.5元,即便将目前国内部分医院提供来那度胺援助项目的因素考虑进去,患者每个疗程花费也需要6万元左右,一年的花费大概为18万元。而随着国内制药企业双鹭药业、正大天晴等在来那度胺国产化的进程上不断逼近,新基药业的来那度胺也面临着一些竞争压力。而此次降价幅度超过60%,借以进入医保目录,对于其接下来的市场表现自然有所帮助。
 

       除此之外,最引人关注的则是诺华的雷珠单抗与康弘的康柏西普的价格之争。作为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两个品种以及全球最畅销的眼科药物,二者的竞争由来已久,此前康柏西普保持高速增长,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逼迫了雷珠单抗的主动降价。然而此次谈判结果所呈现出的格局却有令人出乎意料。康柏西普降价幅度不足20%,现医保支付标准为5555元,而雷珠单抗则降价20%,医保支付标准为5700元,国产药和进口药之间仅相差150元,似乎竞争的天平将会倾斜。


       降价幅度最低的,则是诺和诺德的抗凝药物注射用人重组因子VIIa,商品名为诺奇,主要用于血友病的预防及治疗,其由单价6450元降低至5780元,降幅仅为9%。相较之下,其他用于罕见病治疗的药物降幅则较为明显,德国拜耳的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β-1b(倍泰龙)降幅则近30%。
 

       各品种均大幅降价的同时,天士力的注射用重组人尿激酶原却呈现出不一样的走势。根据华泰医药数据整理,过去一年该药最低中标价位958.4元,但此次谈判价格不降反升,达到了102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