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页  >  首页  >  展会新闻

展会新闻

     我国现代制药工业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华北制药、东北制药、新华制药和太原制药是其中代表性的企业,彼时号称我国制药工业“四大家族”,开创了我国大规模生产抗生素的历史。由此,我国缺医少药的局面得到显著改善。医药产业也名副其实的成为守护民族健康的最后一道防线。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医药工业发展迅猛,医药经济也以20%以上的增长速度持续发展了20年之久,远高于全国工业平均12.6%的增速。医药产业因此成为颇具发展活力和投资价值的领域。

      改革开放后的这三十多年来,医药产业里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他们或白手起家,亲手缔造千亿集团;或临危受命,将濒临破产的小作坊打造成行业龙头。

 

1971年徐镜人创办扬子江1992,扬子江还是一个亏损200多万药企,自1996年起,扬子江连续9年综合经济效益排名江苏医药企业首位,2016年扬子江药业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首位

 

1981年李伯涛担任山东省生物制品厂,这是一家只能生产畜禽防疫疫苗和青霉素粉针剂的工厂,产值仅200多万元,1982年更名齐鲁制药,1983年上马人用药,2014年,齐鲁制药销售收入破百亿,2016年齐鲁制药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9位;

 

1984年白礼西掌管涪陵制药厂时,厂房是水泥板和杂木架搭建的,两台人力汽轮车,几十个工人,1993年涪陵制药厂改组成立太极集团,2016年太极集团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68位;

 

1987年赵志全开始担任郯南制药厂厂长,此时这家制药厂账面资产只有19万元,仓库原料仅能维持3天,濒临倒闭,1990年郯南制药厂更名为鲁南制药厂。2007年起,鲁南连续9年荣登山东省纳税百强,2016年鲁南制药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36位;

 

1988年刘保起依靠东拼西凑的2万元,与临沂药材站联营成立药材经营部,1995年罗欣药业成立,2005年罗欣药业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2016年罗欣药业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35位;

 

1990年孙飘扬被任命为连云港制药厂厂长,当年企业账面利润8万元,却有300多名职工。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股份制改造后更名为恒瑞医药,2000年上市,2016年恒瑞医药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19位;

 

1990年任武贤掌舵芮城制药厂,彼时企业亏损300万,危在旦夕。1999年,芮城制药厂联合四家企业发起成立亚宝药业,2002年亚宝药业登陆资本市场,2016年亚宝药业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87位;

 

1992年葛萌芽走马上任横店制药工业公司(普洛康裕药业前身)总经理,横店制药自创办初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总经理换了一茬又一茬。葛萌芽上任时企业已经累计亏损近千万。1994年普洛康裕完成产值2430万,2001年,普洛康裕实现借壳上市,2016年普洛药业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44位;

 

1993年娄丹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医学工作者聚集在沈后军事医学研究所微生物免疫研究所里的一间简陋的研究室内,创办了沈阳三生。2007年,三生纳斯达克上市,2013年私有化,2015年又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2016年沈阳三生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85位;

 

1995年赵玉山接管了累计亏损1711万元,资产负债率达114%,濒于破产的沂蒙新华制药厂,1997年就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利税802万元。1998年沂蒙新华制药厂改制成为瑞阳制药,9年后实现境外上市,2016年瑞阳制药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48位;

 

1996年刘革新辞职来到四川成都一个胶囊厂进行药GMP改造,并在此基础上创办了科伦大药厂。1999年,科伦成为全国最大的输液药品生产基地,2003年科伦大药厂整体变更设立为科伦药业。2016年科伦制药位居“2015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第24位;

……

      如今随着新医改的深入推进,我国医药产业开始了由“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的转变和升级。而产业升级的这份历史重担,当仁不让的落到了我们的医药工业百强的肩上。

      2016年7月,第33届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正式发布了“2015年中国医药工业百强企业”。2015年百强企业整体主营业务收入首次突破6000亿,同比增长5.3%;利润总额增长18.7%,高于行业平均增速12.5%。百强企业是我国医药工业做大做强的中坚力量,是品牌荣誉更是发展先锋。